首页>文艺>曲艺>资讯

江苏省文艺名家石小梅系列演出暨昆曲艺术研讨会在京举办

时间:2018年11月21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

   带得石城潮势来

  江苏省文艺名家石小梅系列演出暨昆曲艺术研讨会在京举办
 
 11月12日,石小梅昆曲艺术研讨会现场
  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联主办,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石小梅昆曲工作室承办的“江苏省文艺名家晋京展演——石小梅”系列演出“春风上巳天”11月9日至11日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行,上演了《白罗衫》全本和包括经典折子戏《浣纱记·寄子》《长生殿·闻铃》《桃花扇·逢舟》《跃鲤记·芦林》《桃花扇·侦戏》《红楼梦·读曲》《红楼梦·设局》《二胥记·哭秦》等的两台折子戏专场。
  “江苏省文艺名家晋京展演——石小梅”是江苏省省级宣传文化发展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石小梅是昆曲表演艺术家,师从沈传芷、周传瑛、俞振飞,是第五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第八届文华表演奖获得者、首届江苏省政府紫金文化荣誉奖章获得者。
  11月12日,石小梅昆曲艺术研讨会在京召开。与会专家学者深入探讨石小梅的昆曲表演艺术,肯定了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联、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及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在传承、发展、弘扬昆曲艺术上做出的不懈努力及取得的丰硕成果。
  从文本到表演对戏曲美学价值的
  精准把握深深感染了观众
  仲呈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我们找到了一条实实在在学习、领悟、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发展昆曲艺术、建设昆曲团体的正确道路。这条道路是具有普遍示范意义的,不仅昆曲,整个戏曲、乃至整个中国面对新时代的文艺,都应该从中获得启示。习近平总书记就宣传阐释中国特色,增强“四个自信”提出了“四个讲清楚”的明确要求,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石小梅昆曲工作室的一系列作为与所取得的成就,正是对“四个讲清楚”的积极实践。省昆清晰认定了石小梅及其工作室昭示的道路,就是要传承省昆优秀历史传统、珍视省昆代代艺术家积淀的艺术财富,走一条具有鲜明、独特风格和艺术优势的发展道路。这是明智的,也是符合艺术规律的。这次演出,省昆的艺术家们以“戏比天大”的精神境界、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从文本到表演对戏曲美学价值的精准把握深深感染了我们。哲学家张世英说:艺术的最高目标是培养与造就一批懂得审美的人。其中就包括了懂得欣赏中华戏曲美学的人。戏曲是中华民族坚守其美学阵地的重镇,不爱中国戏曲、不懂中国戏曲的人,将是审美精神不健全的人。省昆、工作室坚持多年将昆曲带入北大并成功打造“春风上巳天”的文化品牌,其意义不言而喻。
  这样的作品值得代表中国戏曲
  走向国际舞台
  季国平(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江苏省文艺名家石小梅晋京展演在北京连续三天的精彩演出,使北京戏剧界、北大学子、昆曲界的戏迷朋友们大饱眼福。中国剧协一直在关注着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的发展,省昆像石小梅这一辈的艺术家,可谓舞台上最成熟、最承上启下的一代。这次的演出,充分展示了他们的舞台魅力及他们在昆曲传承上的卓越成绩,也令我们看到了编剧在舞台艺术中的重要性。石小梅先生有今天离不开编剧张弘先生,张弘的编剧想法能实现,也离不开石小梅,他们是最好的黄金搭档。这次省昆带来的《白罗衫》和《哭秦》等折子戏,都是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展现中华审美风范的具有典型性、典范性的作品,非常值得代表中国戏曲走向国际舞台。戏曲是积累传承的艺术。在精彩演出的背后,应看到师承的重要性、看到前辈起到的核心作用。每一辈演员在舞台上都有新创作,但每一辈演员的艺术都是踏踏实实从老师那里传下来的。从石小梅的先生到石小梅,再到钱振荣、施夏明、周鑫等石小梅的弟子,都在老师的基础上创造发展出了自己的精彩。作为昆曲的发源地,江苏省义不容辞,相信会将它进一步传承好。
  通俗、自然是昆曲的本色
  周育德(原中国戏曲学院院长)
  江苏省艺术家们的到来,给11月的首都送来了暖暖的“春意”。看了这次演出,我再一次认识到什么叫经典、什么叫传承、什么叫艺术家,认识到昆曲的希望在哪儿。在昆曲汗牛充栋的剧本海洋里,《白罗衫》属于本色的那一种,很通俗,很自然。省昆张弘先生改编的《白罗衫》剧本仅仅四折戏,就将故事完完整整演了出来,那么生动、那么动人。另外两场折子戏,都是很有特色、不容易看到的昆曲折子。比如《侦戏》,极其有趣,将阮大铖从洋洋得意到彻底失望的心理表现得那么有层次;再如《设局》,这是《红楼梦》最俗的一段,通过昆曲丑行程式化的表演,使之妙趣横生;《哭秦》说仁说义说利,三个层次非常集中,很有深度,两个小太监的配戏也设计得相当精彩。我从这几场戏中不但看到了光彩照人的石小梅先生,也看到昆曲舞台上年轻演员不断涌现,他们不俗的表现,与石小梅先生等艺术家的竭力传承是分不开的。我相信,省昆还会不断地拿出好戏,昆曲的未来十分光明。
  精彩的作品源于
  对剧种本体的圆熟把握
  谭志湘(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
  我跟石小梅、张弘交往三四十年了。这次连看三场戏,归纳了四个“致敬”:第一,致敬江苏省昆剧院;第二,致敬从张继青到石小梅这一代一代的表演艺术家;第三,致敬省昆院长李鸿良先生;第四,致敬我们年轻的一代昆曲传承者。省昆在我心中就像话剧界的北京人艺。它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品位、自己的剧目、自己的传承、自己的表演艺术家。继张继青之后的这一批,包括石小梅的生,胡锦芳的旦,赵坚的净,黄小午的末,林继凡、张寄蝶的丑等,实力强劲。石小梅演戏,激情澎湃,除了唱念做表之外,我还要赞叹她的文化素养、艺术修养。王季思、匡亚明、张庚、郭汉城……那么多前辈大家欣赏石小梅,既因为她台上之“艺”,也因为其修养足以与他们对话。我特别赞成省昆“说戏”“捏戏”的创作方法,有了昆曲艺术家们对剧种本体的圆熟把握,才有这么精彩的作品。我还要致敬一个幕后英雄:张弘。这次演出的《白罗衫》《侦戏》《逢舟》是他整理改编之作;《读曲》《设局》是他编剧之作。张弘的作品是从骨子里流淌出来的昆曲,辞藻优美又通俗易懂,毫不矫揉雕琢。他与石小梅一样,艺术上、创作上都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台上最难是“得体”
  石小梅(昆曲表演艺术家)
  “春风上巳天”是石小梅昆曲工作室的演出品牌之一,我们已连续六年到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演出,每次都很受欢迎。就我而言,能有今天的成绩,得益于我的三位老师沈传芷、俞振飞、周传瑛的教诲。沈先生教我“唱曲要有心板”,做到心中有数、从容不迫,讲规范、有规矩。俞先生说台上最难的是“得体”二字。不张扬、不卖弄,真诚地面对观众、面对艺术。周先生说艺不压人,要一折一折多学折子戏。老师们教我的,如今样样都在我身上,都使我受益匪浅。这些话,我再原样告诉学生,哪怕他们现在还有些懵懂,但总有一天会像我一样,领悟到其中的重要性。
  石小梅昆曲工作室是我退休之后,在一个小朋友李彬的建议、支持下成立的。相关经费:创作、演出、宣传推广、周边制作,包括CD专辑与剧目蓝光碟的制作出版,也多是她私人的投资。而这一次“江苏省文艺名家晋京展演”则由江苏省委宣传部、省文联投入经费,这是对我们老艺术家的关怀与鼓励,也是对省昆、对工作室多年来坚持昆曲创作、坚守艺术品质的支持和肯定。
  坚持我们的艺术方向、艺术风格
  李鸿良(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院长昆曲表演艺术家)
  我首先要代表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感谢各位领导、专家、前辈、师长,在我们发展艺术最需要支撑之时,是你们毫无保留地支持我们。其次,我要代表我个人感谢在我的成长之路上扶持我的老师们。我是省昆第三代丑行演员,周传沧、范继信、姚继荪、刘异龙、王世瑶、张寄蝶先生都是我的授业恩师,石小梅同样也是我的老师,我在与石小梅的合作中得到了锻炼、得到了提升,坚持了我的艺术方向、艺术风格。张弘也是我的老师,他的改编功力独一无二,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比如我们的《白罗衫》,演了三十年、积累了三十年,这种由内而外的精致、以唱念做表等技法来呈现南昆含蓄、规范、准确而有力度的表演风格,正是我们省昆今后发展的旗帜。尽管相比而言省昆并不具备经济上的资源优势,但我们一直在建设人才梯队、把握剧目质量上竭尽全力。同时,我们也要尊重艺术规律,艺术家不能像机器那样无限制地运转,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休整、休养,因此,我也期待相关文化主管部门能够给省昆更多关心支持、更稳定的财政保障。
  古典艺术的美可以活在任何时代
  刘玉琴(原《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
  这一次我的观剧体验很特别。乍看舞台简单得甚至有点“简陋”,出乎意料的是剧场效果却很好。观众们专注于演员的表演和剧中人物,从内心受到熏染,这正是简单和丰富之间有机的辩证统一。简单的舞台设计,恰恰充分释放了演员精湛的演技,体现了戏曲以表演为中心的艺术特点。这是极具文化自信和真诚接受观众检阅的虔诚之心带来的结果。我们常说昆曲是古典艺术,古典艺术的美可以活在任何时代,而在任何时代都要有寂寞坚守的自觉。这种自觉来源于对昆曲剧种独特审美价值的认知和判断,对中国优秀传统艺术在当下价值的清晰把握,不彷徨、不迷离。石小梅的昆曲艺术,她的传承、创造、积累和所取得的剧场效果,正是这种清晰认知的折射,是文化自信和艺术操守相得益彰的绝好案例。对剧种本体意识的凝聚、对昆曲执著如一的热爱和信念、为艺术不断精进的传承和创造,最终成就了中国优秀传统艺术正在进行时的一个亮点。我要向石小梅致敬、向经典致敬、向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和省昆的努力、认知与担当致敬!
  架起从昆曲到日常生活美学的桥梁
  武丹丹(中国剧协《剧本》杂志社副主编)
  石小梅昆曲工作室成立于2011年,七年来我见证了其建立和建设、见证了他们种种艰难、更见证了他们的辉煌。石小梅老师是独特的、无可复制的,她的价值在今天这个时代尤其珍贵。她以自己向上的生命状态——台上的冷峻潇洒、台下的可爱性情,实践着作为“非遗”的昆曲的活态传承,实践着师生间的教学相长。今年4月,在南京,石小梅先生率领她的学生钱振荣、施夏明、周鑫、唐晓成演出了一场传承版《白罗衫》,从石小梅的老师算起,这出戏里凝聚了四代人的心血,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它从哪里来、将去哪里,精彩而宝贵。同样,张弘先生与他的学生罗周也在实践着昆曲金沙信誉娱乐官网上的传承。有了金沙信誉娱乐官网艺术和舞台艺术的交相辉映,才有每年北大学子翘首以待的“春风上巳天”。石小梅昆曲工作室以“春风上巳天”这一文化品牌,以各种精美、贴合年轻人趣味的周边产品:贴纸、手账、帆布袋、手机壳、日历、微信表情包……以及产品背后的文化理念,架起了从昆曲到日常生活美学的桥梁。应该说,在文化品牌建设上,石小梅昆曲工作室也具有典范意义。此外,剧院的支持也必不可少,是李鸿良院长率领的省昆对石小梅、对工作室的全力支持使他们共同完成了对南昆风度美学价值的定位。
  戏曲舞美应是对一桌二椅的良性发展
  赵 忱(《中国文化报》副总编辑)
  那天在后台看到石小梅女士,活脱脱像一个女孩子,而后看到台上的她,天哪!人近七十竟可以这样精神!这样的精气神才配叫“精神”!首场《白罗衫》已令我过目难忘,到第三场《哭秦》,又越过了《白罗衫》。太完美了!包括那简洁的舞美,我认为所有戏曲舞台的舞美,都必须是对一桌二椅的良性发展。在此我要向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向省昆、向江苏表示谢意。石小梅、张弘这对眷侣不光幸福了自己,更成全了
  昆曲。石小梅舞台上的淡定、节奏,太切合我内心对审美的需求和呼唤。她用作品、用探索与实践落实了她的三位老师的叮咛。工作室与省昆的合作,这种相辅相成的关系与有效有力的作为,坚定的步伐与伟大的贡献、积极的健康的积累,实际上回答了中国戏曲在当下发展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极具示范意义。我建议省昆与工作室要适当加大宣传力度,使昆曲这一种美好气象被更多人发现和关注。
 
  11月11日石小梅亲演的折子戏《二胥记·哭秦》是近两年的新作,由石小梅和青年编剧罗周等创作。石小梅以大官生的分量、小官生的力度、巾生的飘逸,刻画出申包胥至柔至刚、至弱至强的人物气质
 
  《白罗衫》是石小梅的代表作,由张弘编剧,自1988年创排至今已30年整,完成三代传承,11月9日当晚的演出由石小梅亲授弟子施夏明担任主演
  《桃花扇·逢舟》
  《桃花扇·侦戏》
  《红楼梦·读曲》
  《红楼梦·设局》
 

 

  

(编辑:白伟)
会员服务